北京到美容院做的脸部提升有哪几种

2017-11-19 14:51

首页 > 山西日报 > 01
分享到: 评论:

    

VE对脸部皮肤有修复作用吗?,北京面部提升的方法有哪些,外眼角提升什么方法好,北京脸部皱纹是怎么形成的,蛋白线面部提升可以维持多少时间,脸部提升一个月可以做两次吗,北京拉皮术除皱那里做的好,北京线雕提升脸颊会大吗,北京面部提升点能恢复吗,北京做拉皮手术要多少钱

  原标题:人物丨被捕沙特首富:“自由亲王”之子,曾与特朗普推特互怼

  11月7日,一则来自沙特首都利雅得使馆区丽思卡尔顿酒店的视频在媒体和社交网站上流传开来,短短十来秒的画面显示,被关押在这座“五星级牢房”的沙特王子和高级官员们并未如外界猜测的那样享受着奢华的服务,而是在酒店的一间会议室内集体打地铺。

  强强联手的政治婚姻本该助力塔拉勒在沙特王位继承体系中更进一步,但事实上,自1957年结束驻外任务回国后,塔拉勒展现出了与当时的沙特君主制度并不匹配的政治倾向,并影响到了家族中一些年轻的亲王,形成了“自由亲王”一派。“自由亲王”们要求实行西方式政体,受到了部分新兴中产阶层民众的支持,包括一些具有外国教育背景的知识分子、专业人士、管理人员和商人。

  然而,改革失败、长居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塔拉勒在1962年遭到黎巴嫩政府的驱逐,不得不流亡埃及。尽管两年后塔拉勒与沙特国王费萨尔领导下的政府和解,但他与他的儿子无疑将永远与沙特王位无缘。

  在父母分居后,年幼的瓦利德跟随母亲居住在黎巴嫩。据新华网此前报道,少年时期的瓦利德是个十足的叛逆者,逃课打架、睡在街上、肆意滋事是家常便饭,1969年,父亲塔拉勒将其送进了利雅得军事学院,接受严酷的训练和管教。

  随着年龄的增长,瓦利德逐渐展现出对商业的兴趣和天赋。上述报道称,瓦利德从15岁开始就坚持听英国广播公司(BBC)电台的新闻,学习商业知识,并坚持阅读杂志和报纸。上世纪80年代,瓦利德从美国加州门罗学院获得商业管理学位后回到沙特,准备开创一番事业。

  有关于瓦利德的创业故事,新华网的报道中是这样阐述的:

  “‘我可以多付给你两个月的生活费,你就把它当成贷款,成功与否全凭你怎么用这3万美元。’父亲将一只信封放在瓦利德眼前的桌子上。瓦利德此时坐在沙发上,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父亲早已站起来转身上了楼。

  他拿着3万美元再次回到了家中,对妻子妲拉说明了其中的情况,受过高等教育的妻子建议王子可以把自家的房子先抵押出去,拿着这些抵押金,凭借他们的关系去打开事业局面。天性喜欢冒险的王子非常喜欢妻子的建议,他随即找到当地一家银行,将100万美元的房子以20万美元抵押出去。然后他开始留意相关新闻,查阅金融方面的报纸,并进行市场调查……经过深思熟虑,瓦利德拿出仅有的23万美元全部投入到沙特国内尚不热闹的房地产行业上。”

  而美国老牌杂志《名利场》则展现了另一个故事版本:

  瓦利德从他的父亲那里获得了3万美元的初始资金,在一年后亏完了所有的钱。于是,他的父亲又给了他30万美元,这一次他花了3年全部亏损完。第三次,塔拉勒没有再给儿子现金,而是给了他一张房产契约,“为你自己去工作,”塔拉勒说。于是,瓦利德将房产进行抵押,又拿出了自己的王室津贴和20万美元猎鹰生意所得,开启了创业之路。

  再后来,瓦利德成为了阿拉伯版“巴菲特”,而“股神”巴菲特本尊也对其赞誉有加:“在奥马哈,人们管我叫美国的‘瓦利特’,对此,我深感荣幸。”

  数十年间,社交媒体Twitter、美国第二大打车应用Lyft、花旗集团、四季酒店、迪士尼、摩托罗拉、苹果都曾获得瓦利德的青睐,2013年瓦利德收购了中国企业京东2.5%的股份,依照当下市值已获益将近翻番。

  2005年,《福布斯》杂志评估瓦利德的个人总资产为237亿美元,位居全球富豪财富榜上第5。但到了2011年,这一排位下降到了26位,其个人资产也降至194美元。一怒之下,瓦利德将《福布斯》杂志告上法庭,称这家老牌财富刊物低估其财力。

  状告《福布斯》自然只是瓦利德“任性”的冰山一角。此次被捕前,瓦利德最近一次占据国际各大媒体的头条,则是因为他与当时还是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在“推特”上的嘴仗。

  2015年底,特朗普在竞选中提出“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引起轩然大波,瓦利德随即在“推特”上怒斥其“不仅是共和党的耻辱,更是全美国的耻辱”,并呼吁其立即退选,因为他“不可能胜选”。

  特朗普也不甘示弱,大骂瓦利德是“笨蛋”,并回击道“瓦利德先生想用老爸的钱操控美国的政客,等我当选后,他就别想这么干了”。

  事实上,瓦利德与特朗普两个超级富豪的渊源还能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初。据福布斯网站介绍,1991年,瓦利德花了1800万美元买下了特朗普的游艇“特朗普公主号”更名为“王国5KR号”,为当时负债9000万美元的特朗普解了燃眉之急;1995年瓦利德又从资金链紧张的特朗普手中买下纽约广场酒店的股份,该酒店是特朗普最为得意的产业之一。

  为此,2016年瓦利德王子还在“推特“上与特朗普互动时笑称“我曾两次解救过你”。

  有趣的是,虽然相差11岁,但是从同为房地产商出身的瓦利德与特朗普身上还能看到更多共同点:财大气粗的他们都曾指责福布斯低估了自己的财产;有过多次婚姻;还不约而同地对“土豪金”有着偏执的爱。

  2015年,瓦利德宣布未来几年内,他会将自己的全部财富捐给其名下的“阿尔瓦利德慈善基金会”(Alwaleed Philanthropies)。目前他已捐出至少35亿美元。

  瓦利德称,这个由他第三任前妻担任副主席的基金会将致力于“跨文化理解”,以帮助建立一个“宽容、包容、平等和每个人都有机会的更好的世界”。据介绍,“阿尔瓦利德慈善基金会”所涉及的项目包括促进健康、消除疾病、让偏远村庄用上电、建造孤儿院和学校,以及“赋予女性权利”等。

  除了关注女性权益,瓦利德还继承了父亲对沙特政治的批评意见。瓦利德甚至为《纽约时报》撰写专栏文章,谴责由“服务特权和利己主义者”领导下的沙特政府。

  无论以上哪一种猜测,都反映出同一个问题:瓦利德家族与萨勒曼父子在王位继承问题上并不一条心。这,是萨勒曼父子最为忌讳的。

  而更令萨勒曼父子忌惮的,或许还有瓦利德的巨额财富和他在国际社会的深刻影响。通过资本,瓦利德可以轻松地影响美国和世界许多地区的社会文化生活,这种能力随时可能转变成为瓦利德图谋王位的政治资本。

  不在继承人之列的瓦利德是否已经深度介入沙特版“权力的游戏”尚不可知。但是,一个持有不同政见的、手握万贯家财的王子是否有可能登基?

  “当然,”瓦利德曾告诉《福布斯》,“王位的继承人在开国国王的子孙中挑选,我是其中一份子。”

  多年前,一位沙特王室研究者向福布斯表示,瓦利德就是“沙特版特朗普”,“对于一些沙特人来说,瓦利德是成功的象征,而对于另一些而言,他太过华而不实”。

  但如今,特朗普已成为了美国总统,那么,瓦利德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

责任编辑:张玉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眼睑下垂复视是甲亢的症状

山西内陆北京面部蛋白线提升适合多大年龄

视频/ 北京哪里有做蛋白线提升的
新晋界北京蛋白线提升是什么线